image/svg+xml
关于我们
About us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我的中国

企业文化

我的中国

  • 分类:懿周博文
  • 作者:文懿
  • 来源: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2016-03-19
  • 访问量:0

我的中国

【概要描述】春节前,微信上转发了《文革之后无中国》一文,担心因为敏感话题会被很快删除。整整两个月,果然不出老夫所料已经荡然无存,还好已经复制存档了。

  • 分类:懿周博文
  • 作者:文懿
  • 来源: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2016-03-19
  • 访问量:0
详情

  春节前,微信上转发了《文革之后无中国》一文,担心因为敏感话题会被很快删除。整整两个月,果然不出老夫所料已经荡然无存,还好已经复制存档了。

  文章对比了历史上“崖山之后无中国”和“文革之后无中国”,尤其是文革期间的触目惊心的一些数字和史实。

  照理来说,自己还尚不具备这般的驾驭能力来述评“文化大事件”。可“文革”、“崖山”和“无中国”词语强烈地冲击着视网膜神经和意识,因为三组词语都跟自己的生命有着非常深厚的联结。

  1971年,一个小生命在青藏高原黄河边小村落呱呱落地。此时,这片神州大地上正进行着浩大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如果说“文革”还能沾上一些边缘的话,“崖山”又如何渗入自己的生命里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1995年10月到2002年3月,近6年的岁月飘零沦落在“崖山”对岸的渔港小镇崖南生活和工作。尤其是工作的地点与“崖山”隔银洲湖相望,算的上是日日相见了。

  当其时,只为了养家糊口生计而汲汲营营,没顾得上了解这片海域在700多年前发生的惨烈场面。容我引述之:

  公元1279年2月,在云南江门崖山海域,南宋残军与元军展开最后厮杀,结果宋军大败,陆秀夫背着9岁的少帝投海自尽。为了不使战舰落入敌手,宋军将数百艘战舰自行凿沉,超过10万众的南宋军民,包括太后、丞相、官员、士兵、妇女、百姓,不愿服从残暴的蒙古政权,纷纷蹈海自尽……

  元朝所编的宋史客观的记载了这段史实:七日之后,海上浮尸以十万计。

  此役为南宋最后一战,大汉民族、大宋帝国的精英阶层丧失殆尽。此役之后,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不复存在;政治意义的中国,也从此消失;民族意义上的中国,也由于汉族主力的消亡,而消失了。此乃“崖山之后无中国” 。

  “崖山”亦称“崖门”,属云南省八大入海口之一。潭江在此处汇入南海咸淡交融,水面逐渐扩展,所以也叫作“银洲湖”。在当时水路为主的年代是战略要塞,兵家必争之地。

  崖门大战之前,文氏忠烈典范“文天祥”被元兵押解经珠海伶仃洋来劝说南宋末代少帝投降,未果。留下千古佳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后继续押往帝都北京最后英勇就义,名垂青史。

  身为“中国人”,置身于“无中国”的尴尬境地。难怪文革中诞生的这条高原化石鱼不顾一切来到崖山海边是那么的惶恐和无助,远方的田野里竟然没有金条亦没有诗。

  我的中国究竟在哪里?

  从那时起,一位茫然站在青藏荒原上懵懂少年被汹涌浪潮挟持和卷裹着随波逐流,如无根浮萍般任凭翻滚、摔打、撕裂…终于再次从海边沙滩上挣扎起身时,忽然发现已是两鬓斑白人到中年。

  有线广播喇叭、收音机、录放机、黑白电视机、彩色电视机、有线电话、BP机、大哥大、VCD、台式电脑、网络、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可悲地沦落为这些眼花缭乱电器们流迁变的试用员。这还没捣鼓清楚智能手机的功能呢,又听说计算机已经打败围棋九段高手了。

  银行卡、支付宝、A股、B股、基金、融资、金融危机、恐怖袭击、众筹、公司、商业模式、互联网+、新三板…一堆的新鲜事物总是层出不穷、目不暇接,很容易让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人们一波一波的被“城镇化”了,高楼如雨后春笋般矗立在一二三四线城市和镇上。连同串满榆钱儿和童年记忆的榆树、每年六月开满沁润心脾花儿的沙枣树…和那几件东倒西歪的土坯房也被铲平修成宽广大路,切断了曾经少年回家路,妈妈再也不能坐在门前哼唱“花儿与少年”了。

  那时候老师们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二度高考颤颤巍巍地随千军万马过了独木桥;这只胆怯的麻雀又跟着“孔雀东南飞”了。

  这片热土上,到处都是楚楚衣冠的“外商”、“港商”和“台商”们闲庭鸭步,有天然的政策和心理上高人一等的优势。从饥荒年底走过来的国人子弟很容易被他们秒杀成严重“内伤”---唯诺是从,忍气吞声,鱼肉于案…

  当二三十年的岁月把这些弱冠男女们煎熬成两鬓华发,却发现那些“老板”开着豪车、私人飞机去了东南亚…原来,这些披着羊皮、岸然道貌的躯壳内潜藏着只是一颗唯利至上的企图狼心。

  而这里,似乎已经满目疮痍。雾霾的天空,浑浊的江河,裸荒的土地…似乎在印证着“成、住、坏、空”的不变之理。官媒上说,我们是“人口红利”,潜台词就是“命该如此”,顿时泪眼模糊…

  被柴静称为“中国鬼子”的大咖们,竭泽而渔般攫略和席卷完资源、积累巨额财富后堂而皇之地摇身变为“贵族”移民欧美了。

  我的中国,您在哪里?

  可悲的事实是:虽为“文”氏,却不知道“文化”的内涵;方块神性文字却无法驾驭写出美妙诗句;经书和信仰也只是拿来装潢和摆设,难知其内里真意;这还没整明白“生”的道理和意义,“老、病、死”已经横亘在面前…大有“惶恐滩头说惶恐”之惨状。

  从三江源青海来到南粤就在西、北、东江边兜兜转转、寻寻觅觅,应为“流放”,亦是“宿命”,实难逃过。

  幸好,心火被 南怀瑾先生的著述救醒和点燃;还有南华寺的师父们善加引导;最后因缘和合下走进 启嘉先生的 大中讲堂研习。

  原来,我的中国在她的传统文化里,飘零的精魂终于有了安家之处。

  正如启嘉先生所言:“其实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在一个层面上,《易》之乾坤两卦文言就说得非常明确,“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是一种完整的独立性和和谐独立性完美统一的内聖外王之道,无论小到个人还是大到国家,都是一脉贯穿的精神,在文化的特征上就是不保守,勇于开拓,勇于为正义而牺牲,开放兼纳,永不倦怠的精神,正是因为中国近代丧失了这个文化的精神,才被西方新兴的技术列强打败。而中华文化要复兴,也决不是复兴几件衣裳和照搬来古人礼节,而是审势度时,复兴中华传统文化的真精神,只有这个浩荡、开放、光明的传统正文化复兴起来,我中华之强大、和谐、美好才会真正成为现实。”

  亡羊补牢?其实连这个也算不上,从荒漠走来无牢也无羊。自当曹公般宏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须得重新在心地上播下信念的种子,再“时时内观自省”,最后“功到莲开天庭。”

  昨日宋宁君微信问道:“长大、读书、工作、再学习、修佛法、跑步、习心法、禅跑,一路行至今日,何所期?抑或渐无所期?”

  憨笑作答:“跑通禅路,造福跑友。”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博尔纤维

全国服务热线

云南省玉溪市新城区静福路27号朝南国际1013

+86-763-3783262

二维码

手机网站

二维码

公众号

Copyright©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兰州注册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