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vg+xml
关于我们
About us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贩卖国土

企业文化

贩卖国土

  • 分类:懿周博文
  • 作者:文懿
  • 来源: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2013-11-01
  • 访问量:0

贩卖国土

【概要描述】这“陶三年,土十年,石八年”就霸占了新客家人的所有时光,说白了就是换着花样“贩卖国土”。时也,命也,运也…只好安心地在土石里继续寻金找金刚,还原生命本性的清净。

  • 分类:懿周博文
  • 作者:文懿
  • 来源: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2013-11-01
  • 访问量:0
详情

  这么敏感的词语,应该加上双引号,免得国土部门立案调查,摊上个行政拘留之类的大事就麻烦了,还得求助《新京报》头版连续呼吁“请放人”了。

  这句玩笑词语是初初认识已故陶瓷行业知名教授 俞康泰老先生时说给我听的。当时是在南国瓷都佛山石湾,由大学班主任朱老师在佛山引荐介绍。久闻大名的教授听完自我介绍后,便来了句你们干得就是“贩卖国土”的活儿,在场众人笑赞精辟,而自个儿的心里咯噔一下,很快被这种轻松氛围感染的不再局促不安了。

  事后,仔细琢磨玩味这句玩笑话,却也很在理。原本想当一名“皮匠”苦熬成“诸葛亮”之辈,可踏错一步往“陶匠”的路上了,可这半桶水无法企及“匠”的高度,就再后退一步为“陶土匠”了。沾沾自喜于陶瓷原料等如何如何出口创汇时,“贩卖国土”犹如一大盆冰水浇淋在头上,噤若寒蝉。细细思量来果真是将华夏大地上的陶土、瓷土、高岭土、球土等贩卖至国外。

  若不认真自我辩解,这个罪名可大可小,真需要还得聘请律师团来助阵呐。这在以前一听“贩卖国土”轻则游街示众,重则凌迟处死吧。啧啧…这不想还没事,越想却是害怕。还好,还好,那时候商务部和发改委共同颁布的《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里有鼓励外商投资“陶瓷原料”行业,找到政策的靠山就可以安枕无忧咯。一样的贩卖,不同的“国土” ,也就有了天壤之别的结果。此土乃动产,尔“国土”为不动产,心中的负罪感顿时如烟消、如云散。

  想起来,那时候还不甚清楚《大学》里“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之类的论述。倒是对五行金木水火土相克相生有一点点的了解,好像是有“土生金”之说。近廿前就这般懵懵懂懂地入了贩卖陶瓷原料的行当,也算是因缘和合,那样简单的一个选择和决定就改写了人生轨迹。

  说起新会崖门入海口附近的那家陶瓷原料公司,属“陶瓷原料”(粘土类)之翘楚,行内人士几乎无人不晓、无人不知。亦号称“球土”行业的“黄埔军校“,的的确确为这个行业培训了很多各方面的人才。从这里如吾等起义另立山头之辈林林总总,之后更大有裂变之势。可以这么毫不夸张地说吧,凡云南球土类厂商,从“血缘”图谱上总可以找到这条根。至于说为何会这般裂解变化,劳资双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您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这里就不方便展开深入讨论了,毕竟是曾经的老东家。

  稍微歇息一下,得把忽然冒出的“球土”一词要交代清楚。“球土”一词属外来语,乃“Ball Clay”之中文。没有挖掘机、装载机等大型机械化开采时期,滚成球状方便装卸而得名。原意是指粒度细、塑性好、(干燥)强度高之软质粘土,颜色有黑、咖啡、灰等。国内陶匠们则习惯按颜色不同称为“黑泥(土)、咖啡泥(土),方便与白色的高岭土区别之。

  贩卖这等原料之人被贬称为“泥鬼”或“泥贩子”,这帮人一般都或多或少地带有“黑色”背景,这跟当时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或执行力度不够有关。虽“竭泽而渔”般盗挖滥采,甚至还搭上好些人的性命。可“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钞票在他们腰间快进快出,还沾染上很多恶习是人民币无法根治的。

  而现在的“球土”就在南海边被注入了新的内涵,且有“偷换概念”之嫌。当今的“球土”说开了简单为“黑白配”,“球土”=黑土+白土(高岭土),只是各家根据客户要求不同黑白之比列亦有所不同,这白土就是为了增白美白黑土(烧后)。当然,这也是为了顺应国情的需要,风靡一时的“超白砖”就得需要白度强度俱佳之“球土”。再后来随着球土生产基地往盛产高岭土的湛江茂名等地大转移,更有了“黑色高岭土”之说法,黑土掉转成了只剩下给白土染色之功能,只是一件披在高岭土身上深色的“球土”外衣。而china(瓷器)工程师们不管你黑土白土,只要烧出来白就是好土。

  别人有别人的精彩,还是说说我们的故事吧。算是爆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当是博取吸引您的眼球。呵呵…

  那时,站在30岁的点上,自己无法站立起来。工作家庭的压力及渺茫的未来难免使人有些恐慌、焦虑、烦恼…于是豪吃暴饮骂老板吐槽消愁。可毕竟于事无补,老板们逍遥的日子未曾逊色,自己却滑落到被炒鱿鱼的边缘。

  四个近乎同龄的男人就这么一拍即合,无知者无畏,不得已上路却没有了回头机会。撇开了老东家华丽厂房办公楼的外表,也绕开了日本技术员蹲厂指导的幌子,赤裸裸地直击“球土”的本质---“黑白配”。

  就这样如锦衣夜行者般踏上了亲自“贩卖国土”之道,北江边小镇上租用了一个车间,狭小的办公室墙上刮挂起了“日事日清,日清日高”的标语。区区数十万的投资总额实在是少得可怜,那时候也是东借西凑,已是远远超出全部家底来疯狂冒险。可这同比行业其他厂家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投资总额,真是九牛一毛连零头都不到。这么少的资金来启动,真是创造了“四两拨千斤”的奇迹,到后来未能延续这一奇迹被后浪挟裹拍打在沙滩上应另当别论了。

  筹备改造的那个冬天好冷好漫长,春节期间举家前往小镇上与留守的伙伴们继续并肩战斗。目光虽然很混浊但心底很清明,很清楚这是孤注一掷,如箭在弦别无选择。就在那个冬天过后的春天,毅然决然地辞职全力以赴往北江岸畔…

  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包住火的纸。当我们刚刚尝到贩卖国土供不应求的甜头,便被老东家发现便开始无所不用其极的全方位围剿,企图把这一小撮“叛变分子”的团伙扼杀在摇篮里。那时候的折磨怨恨随时间流淌圆融为历练,同样对他们心存感恩。

  ● 斩草除根---凡沾亲带故者无一例外地被解雇,并罗列黑名单于大字报上张贴公示,制造出犹如美国对付拉登类的白色恐怖气氛;

  ● 政官施压---寻求关系向当地镇政府施压欲强行解除租用工厂合约;

  ● 扰乱粮草---还准备买断供应商之所有原材料,想导致无米之炊的惨状;

  ● 截断活水---于客户处百般阻挠、妖言惑众,大有不拧断活水来源管道誓不罢休之势;

  ● 腰斩跳水---将“球土”价格拦腰斩断,从每吨一千五六跳水至只有八百大洋。

  未曾料到,这一冲击波砸开了市场的缺口,使得当时仅有的几家厂商个个供不应求。成了引诱更多游资流入这个行业的导火索,也为人才源源不断外流和整体出售埋下了伏笔。

  ……

  势不可挡!皇天不负有心人,合适的时间、地点、人选的条件下做对了合适的事情,运气好得发紫发黑。越打越顽强的小草慢慢生根、发芽、长高了,正如供货商中肯评价“坐着直升飞机起来了。”

  走得快了就容易摔倒。随着征地、建厂、投产….在粤东、北、西、中布局原土场、加工厂、销售公司和香港公司。身心飘飘然起来,思绪也跟着飘渺了,大家开始没那么单纯和专注,有了越来越多的想法。都会觉得自己就是最厉害的那个,这初涉商海的嫩姜们果然没有多年厮杀商场的老姜那样的劲辣。

  如果当时能品牌运作代工生产轻资产运作,或是成立球土生产技术服务公司…采取不同的商业模式应该是个不一样的局面,可整合更多的资源。只可惜人世间从来就没有“如果”俩字。

  其实,人们遭遇的难关皆由自己有心无意地造就和设计,于健康、财务、工作能力、爱情….概莫能外。各种积习沉淀之后的危机成形为难关,使得自己一再撞板,直到头破血流。

  弹指十年间,都付笑谈中。当初的“四君子”终于分崩离析各奔东西,未能延续那段神话故事创造奇迹。“急流勇退”是一种委婉的托辞和借口,貌似智慧的选择其实更多是一种无奈之举。

  遗憾于未能搭建出更大的平台,让曾经并肩作战的“开荒牛”、“勤奋马”们未能共同挥洒谱写出人生的华彩交响乐章,更没能使他(她)们如愿地“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辜负了那些期待眼神,回想起来是一种莫大的罪过。后来,选择离开耕耘足足十年的“球土”行当,就当是一种带着负罪感的忏悔和自我流放。

  很庆幸,他(她)们未得“鱼”果而得“渔”术,那些后浪年轻人们不记恨之余非常争气。很多人还继续着“贩卖国土”的营生,其成绩相比当年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余转行的也各自安好过着福安吉祥的滋润生活。聊以慰藉心安。

  人生及人类历史不过二三事,皆在不断重复耳。正如台湾知名出版人郝明义先生所言:“工作上所得到的经验与教训,越是深刻的,越是珍贵的,就越简单。简单到别人苦口婆心地告诉我们,我们却总是会忘记,甚至觉得无足轻重。总要自己实际经理一遍,再度接受一次经验和教训的冲击和洗礼,才会体会到其中的意义。”所言极是。于工作如此,于人生、创业更是如此。

  好不容易从“土”堆里爬出来,躲到了 “石” (辉绿岩)缝里苟且偷生。可谁知道,原来“石”是“土”的祖先,这“土”全是“石”的子嗣。远古的世界里本没有土,只有石。石头在经世累劫里,在风雨雷电轮番侵蚀撕裂下,逐渐繁衍粉化变身为土。贩国石即是贩国土,这生命终究逃脱不了“土石”两条绳索的捆绑。

  而“陶匠”又把“土”反向变成了“石”,看似简单的“石—土—石”的轮回,饱含着怎样的变迁和动荡。而那些“人造石头”---陶瓷器也必将化为历史的尘土。这么说来,贩陶器亦然也是贩国土,只是不同形状而已。这样想来无论如何也不能以“贩卖国土”之名降罪于身,便阿Q般释然地睡去,梦想好甜美。

  这“土”没能生“金”,大概矿“石”里藏“金”吧。对呀,想起来了,六祖慧能大师说这矿石里不只有“金”,还有“金刚”呢。他说:“烦恼喻矿,佛性喻金,智慧喻工匠,精进勇猛喻錾凿。”只要我们“用智慧工匠,凿破人我山,见烦恼矿,一觉悟火烹炼”,就可“见自金刚佛性,了然清净。”

  这“陶三年,土十年,石八年”就霸占了新客家人的所有时光,说白了就是换着花样“贩卖国土”。时也,命也,运也…只好安心地在土石里继续寻金找金刚,还原生命本性的清净。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上一个: 青海牦牛
下一个: 海尔缘
上一个: 青海牦牛
下一个: 海尔缘
博尔纤维

全国服务热线

云南省玉溪市新城区静福路27号朝南国际1013

+86-763-3783262

二维码

手机网站

二维码

公众号

Copyright©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兰州注册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