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vg+xml
关于我们
About us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四人邦”

企业文化

“四人邦”

  • 分类:懿周博文
  • 作者:文懿
  • 来源: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2012-11-03
  • 访问量:0

“四人邦”

【概要描述】为避嫌区隔,本来是“四人帮”,改成了“四人邦”。这个名字是四个同学1990年在西安一起登上小雁塔感慨万分时起的,当时应该也可以起个“四大金刚”或“G4”之类前卫时髦的,只怪当时文学积淀太薄、词语太贫乏。

  • 分类:懿周博文
  • 作者:文懿
  • 来源: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
  • 发布时间:2012-11-03
  • 访问量:0
详情

“四人邦”

  为避嫌区隔,本来是“四人帮”,改成了“四人邦”。这个名字是四个同学1990年在西安一起登上小雁塔感慨万分时起的,当时应该也可以起个“四大金刚”或“G4”之类前卫时髦的,只怪当时文学积淀太薄、词语太贫乏。

  他们四个是少年青春好朋友,同来自青海高原上的小江南---贵德县,同属一个河东乡,同是70后(记忆有些模糊,更有可能是同龄,起码三个是同龄),同是一所小学(其中三个同班),同上一所初中(分属两个班),同在高中一个班,同在陕西上大学(西安和咸阳)。

  1989年,刘德平和杨绍栋先一步考取了“西安冶金建筑学院”(现改名为“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1990年,王永成和文懿经过复读分别考取“西安体育学院”和“西北轻工业学院”(现改名为“陕西科技大学”)。需要提醒的是他们三个本科生,就我一个是专科生。

  1990年,北京亚运会,举国欢腾,我们也借着机会友好互动往来。可能是国庆吧,一起登上小雁塔,很多的喜悦和感慨那份自小以来深深的情分。因为这样,四个学校里都留下了大家的足印、一起挤床的温暖、私密悄悄话的那份美好的记忆。

  聚会时,除了聊天就是留下很多舌尖上的回忆:体验四所学校食堂不同的风格外;还一起品味了“酸汤水饺”,“凉皮”,“岐山擀面皮”,“肉夹馍”、“砂锅米饭”、“羊肉泡馍”…那时,大家还没沾染上抽烟喝酒的习惯。虽然要倒换几次车方能在西安和咸阳之间穿行,还要忍受公交车几乎挤成“肉饼”的苦楚。可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期待下一次的相聚。

  1992年,我“麻雀东南飞”南下云南。从此,“四人邦”再也没有相聚过。后来他们三个都回了青海老家开始了新的生活。刚开始几年,通过各种渠道互相打听还通过几次电话,再到后来时间和空间终于阻断了所有的联系。所幸,绍栋的妹妹和我弟弟是同班同学,后来也来到珠海斗门打工,她便成了亲情使者传递着彼此的问候和牵挂。

  为数不多的探亲时段,总想重温旧情,种种原因留下遗憾而离开。虽然有时候备感孤独和寂寞。那时自己漂泊的选择注定是一种割裂,割裂了小学、初中和高中同学间的友谊延续…

  可到了不惑之年突然明白,这难道不是上苍的恩赐吗?让“四人邦”总在纯纯友谊的回味中,不曾受到丝毫功利和目的的染污和伤害,唯有彼此之间的牵挂和祝福,打肿脸硬充为“君子之交淡如水”。

  最近念书读到台湾美学家蒋勋先生的一段话:“当今世界最大的悲哀是我们放置在一个越来越有目的性的时空里,缺失了无目的感受和欣赏。其实人跟人的关系也是一样,有目的就是互相利用。只有没有任何目的的交往,才可以变成互相欣赏,同学、同事、亲人如此,脱离所有的功利关系,才能看到一个人生命状态的美。”。更是不忍去扰动大家这份静寂的默契。

  “四人邦”不需要房子、车子和票子等当今高度趋同的世俗标准来互相攀比和较劲,免却了彼此间的“羡慕、嫉妒、恨”。夜深人静时,总是陷入那长长久久的青春少年时…我是恋上了啤酒,不知他们亦是啤酒相伴否?

  曾经的小王现在改称“老王”了,还记得我们一起溜进人家果园偷摘桃子、梨子、杏子的时光吗?您得千万帮我记住,怕我遗忘了那段俏皮趣事。

  老杨,听闻您是校长了,少年孤儿般苦难的成长经历终于支撑起您的今天。什么时候抽空给我也上上课啊?我还要继续成长哦,活到老,学到老嘛!

  老刘,您还是那样木讷沉默寡言吗?是否还有话题一起再争个面红耳赤?我还是有点胆怯,不如咱们一起跑跑马拉松,给我一个赢您的机会。拜托了!

  二十年,弹指间,心无间!人子已为人夫&人父的我们正承载着如山的重担。一起站直了,别趴下!

  待到四人花甲时,再登长安小雁塔。您们说,好吗?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上一个: 自作自受
下一个: 卖猪仔
上一个: 自作自受
下一个: 卖猪仔
博尔纤维

全国服务热线

云南省玉溪市新城区静福路27号朝南国际1013

+86-763-3783262

二维码

手机网站

二维码

公众号

Copyright©玉溪市博尔纤维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兰州注册公司